大学生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 名著 外国 文学 古典
玄幻 武侠 言情 科幻 穿越
悬疑 青春 传记 历史 人文
生活 散文 恐怖 励志 东方心经4肖一码
上一章 下一章 菜农种菜东方心经4肖一码

第802章 白煞

    第二天上午,天气阴沉。

    在京城松树湖东南边的湖边,聚集着不少人。

    “纳兰布衣,这处地方不是你我两家的地盘,正好适合咱们两家的年轻一辈比武切磋,你觉得怎么样?”

    东河家族的家主东河英明,不怀好意地看着对面的纳兰布衣笑道。

    东河英明身边还站着杨鹫,这个行事卑鄙毒辣的武尊之境强者。

    纳兰家族如约来到此地,早在东河英明的意料之内。

    毕竟,如果纳兰家族不接受比武,那么他旁边的杨鹫,可是会直接连同太上长老东河昌一起出手对付纳兰家族的。

    “上去吧。”

    纳兰布衣面无表情说道。

    既然来到了这儿,那么纳兰家族的年轻俊杰,就不会再退缩。

    湖面上搭建了一个浮动平台,本来是昨天用于一场水上演出活动的,搭建得很结实,没来得及拆除之前,就被东河英明付了一笔费用,今天可以用来在上面比武。

    既然是为演出活动而搭建的,这个搭建在水上的坚固平台,自然很大,面积约莫四百个平方米,足够两名武者在上面争斗了。

    纳兰家族和东河家族年轻一辈争斗,自然让京城中心圈的其他势力所关注,所以这一次聚集的人中,其实很多都是两个家族之外的人。

    这些势力知道,今天一战过后,或许就决定了纳兰家族和东河家族争斗数年以来的第一个重大分水岭。

    输的一方,年轻一代受到打击,会一蹶不振,相当于所在家族的后续造血能力被生生扼杀,假以时日,这个家族后继乏力,必定会被获胜那一方的家族趁机蚕食和吞并。

    因而,这场比武的意义,可不仅仅只是比武本身,只为了分出胜负而已!

    很快,两个家族一些重要的人物,就跟在先前进入擂台的十名比武选手后面,登上了水上平台。

    连结陆地和水上平台的通道,并没有就此关闭,一些想要近距离观战的人,也可以进入。

    只不过,能够进入的都是其他势力的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毕竟通道两侧有东河家族的人值守,普通人是没资格近距离观战的。

    水上平台呈四方形,观战的人在外面围成了一个圈,至于圈里面这面积超过了三百个平方米的场地,就是比武的擂台了。

    纳兰家族和东河家族的人,分为相对的两个方向站着,不时有人怒目相视。

    东河英明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不时有阴鸷的表情一闪而过。

    今天这一场比武,他东河家族必定要大获全胜。

    家族前几天设法联系上了杨鹫,许以重利,让杨鹫这个武尊之境初期的独行武者,为东河家族做几件力所能及的事情,而报酬则相当不菲,是以,杨鹫哪怕是武尊之境强者,在这份报酬面前,都没有拒绝的**,满口就答应下来。

    至于今天这场比武,就是他东河家族借助杨鹫,精心设计出来的一个陷阱,一个纳兰家族明明能轻易看出来但却不得不往里跳的陷阱。

    双方各自派出五个二十五岁以下、实力达到后天三层及以上的年轻武者,在这儿展开交锋,谁赢谁输通过最直接的比武方式,如果没人开口认输,哪怕是旁人代为开口都不行,比武就会变成不死不休的生死斗!

    当然,纳兰家族的选手会开口认输,但只怕到了擂台上,就没有了开口的机会。

    他东河家族,为将纳兰家族的年轻精英,一一重伤甚至击杀。

    而如果纳兰家族胆敢在比武中不配合,那么杨鹫就会出手。

    以他东河家族太上长老东河昌的可怕实力,再加上杨鹫,纳兰家族肯定会心存忌惮,不敢胡乱行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家族的年轻精锐,被他东河家族的武者虐。

    当然,东河家族这边五个年轻武者,还包括了杨鹫的两个徒弟,黑煞李达,白煞陈风,这两人可都是先天二层的实力,精英中的精英。

    “纳兰布衣,比武可以开始了,你没意见吧?”

    东河英明走出来,不怀好意看着纳兰布衣说道。

    “开始吧。”

    纳兰布衣说道。尽管家族五个年轻精锐前途未卜,但家族荣誉和武者自身的血性不可丢,哪怕是受伤甚至殒命,都要一战!

    这无疑很让人憋屈和气愤,可没有办法,纳兰布衣不敢乞求其他,只希望五个代表家族希望的武者能够平安。

    当然,事情也并非悲观到极点。

    毕竟上了擂台后,发现不敌只要开口认输,就算失败人也会没事。

    否则,家族断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年轻精锐送命,而是会拼死和东河家族开战,全力护住这些年轻武者了。

    毕竟,年轻武者才是一个家族的希望所在。

    但不管怎样,纳兰家族包括他在内,没人能开心得起来。

    这将会是一场充满凶险的比武。

    输了之后的屈辱,反而不算什么。

    “你们谁先来送死?”

    东河家族那边,第一个走到擂台中央的人,居然就是杨鹫的徒弟之一“白煞”陈风!

    陈风眼睛狭长,气质幽冷,,说出这话时表情特别地不屑一顾,好像纳兰家族的年轻武者在他眼里根本不入流,十分垃圾一样。

    纳兰家族这边的人自然非常气愤!这明摆着是在欺负他们纳兰家族没人!

    “我来!”

    从纳兰家族这边,走出来了一名长相温厚的年轻人,这人个子很高,性格温和,给人一种容易亲近的感觉。

    “纳兰清,多注意,打不过也没事,最重要记得形势危急时,要开口认输,东河家族的人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纳兰布衣交代道。

    尽管这话带着泄气的味道,但纳兰布衣却不得不提醒。

    如果不主动开口认输,那东河家族那边,白煞陈风就会一直攻击下去,外人都无法干预。

    纳兰清是纳兰家族年轻一辈中实力最强的,也是年轻一辈中唯一的先天武者,实力为先天一层。

    但对方,“白煞”陈风,实力是先天二层!

    纳兰布衣只希望,纳兰清不受伤就好。

    输了比赛也没事,毕竟只要有勇气上场,就算输了,对武道之心也不会有影响,以后继续苦修,武道之心保持坚定,就不会对武道产生大的损害。

    纳兰清大步走向了擂台,气势上起码不输给白煞陈风。

    “嘿嘿,有点意思,不过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么?”陈风哂笑不已,朝对面的纳兰清摇了摇手指:“你不行!”

    纳兰清沉默不语,但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他当然知道白煞陈风,下手和黑煞李达同样狠辣,也知道对方实力在先天二层,稳稳强过他,可是纳兰家族五个武者,就他实力最强,他如果不出面,才是耻辱。

    为了家族,他必须站出来,而且不能畏惧。

    事实上,纳兰清也没想过要逃避什么。

    见纳兰清不理睬自己,自己的强势并没有吓退纳兰清,白煞陈风阴阴地笑了起来,笑容中带着渗人的寒意。

    “纳兰清是吧?很好,我会让你在我手上,受到最惨重的教训!”

    陈风说完,一脚朝着纳兰清踢去。

    作为二十四岁就已经先天二层的天才,陈风对自己的实力非常自信,碰到实力逊色于他的纳兰清,他压根就没瞧在眼里。

    纳兰清第一次和陈风碰撞,右脚脚踝就被踢伤,站立时右脚明显受到影响,使得整个人的重心都不稳。

    白煞陈风眼光毒辣,瞧出了这点,嘴角露出了阴狠的笑容。

    下一刻,陈风一拳朝纳兰清砸去,内劲释放,哪怕纳兰清也动用了内劲,但明显仍然被陈风压制着。

    砰的一声,纳兰清的拳头碰撞之后立即缩了回去,手指生疼。

    陈风冷冷地笑了。

    出拳过后他就是一记扫堂腿,扫向了纳兰清的下盘。

    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攻击。

    纳兰清重心不稳,严重影响了身体的灵活性,猝不及防被扫堂腿扫中,人立即摔在了地上。

    “我看你怎么傲气!”

    白煞陈风冲上去,一脚踩下。

    只听得到咔嚓一声响,纳兰清的腿骨直接被陈风残忍地踩断了!

    饶是纳兰清再强,此刻也发出了惨叫声,拖着被踩断的右腿踉踉跄跄后退了好几米。

    纳兰清很不甘心,双方只一个照面,他就败了,他感觉丢了纳兰家族的颜面。

    可此刻纳兰家族的人,却压根没有责怪纳兰清的意思,反而提醒着纳兰清,让纳兰清多注意!

    毕竟,白煞陈风太歹毒了,简直就是一条毒蛇,虽然黑煞同样残忍,但白煞的残忍程度不弱于黑煞多少,他们担心纳兰清的安全。

    果然。

    白煞陈风一击得手,丝毫没有收手的意思,内劲爆发,凶猛的一掌,使劲拍向了纳兰清的胸口!

    万一被拍中,只怕多是当场横死的结局。

    纳兰清刚爬起来,右腿又断掉了,不可能躲掉,眼看着对方的一掌到了半途,纳兰清听得到家族的人在喊让他放弃,纳兰清知道自己是应该放弃了。

    对方摆明了就是为了取他性命,如果他不开口认输,会被活活打死在擂台上。

    出战,没有选择退缩,他只是实力缘故,并没有给家族丢脸,倘若执拗下去,送掉性命,才是愚蠢的行为。

    “我认输。”

    纳兰清口中清晰地说道。

    这时候,白煞的暴力一掌还没印在纳兰清胸口上,而且纳兰清口齿清晰,陈风不可能听不清,如果真遵守比武规则,完全可以中途撤招或者变招,但是白煞陈风却十分的阴险毒辣,装作没听到,仍然一掌朝着纳兰清的胸口拍去。

    “幸亏家主提醒过我,让我防着这些人。”

    纳兰清脑海中闪过这句话。

    在开口认输的同时,他就担心像家主说的那样,东河家族那边的人会找借口假装没听到他说出认输的话,现在果然证明了家主并非杞人忧天。

    最后,纳兰清用以自保的双掌护在胸口,帮助他留住了性命。

    但是,白煞陈风那一掌,完全是要击杀纳兰清,尽管纳兰清卸掉了部分掌力,但胸骨仍然受创严重,内脏更是受到了冲击,当场就喷出了鲜血,晕厥了过去。

    “没听到纳兰清喊了认输吗?”

    纳兰家族的一名武尊之境强者飞速到达擂台中央随便一掌打翻了陈风,怒声说道。

    “哼,我当时听到后,已经来不及撤招了。”白煞陈风狡辩道。

    陈风的师父杨鹫也飞奔了上来,跟纳兰家族的武尊之境强者对峙着。

    “风儿不能控制那一招,情有可原。”杨鹫无耻地为自己的徒弟开脱。

    “你们自己清楚!”

    明白不可能再追究陈风后,纳兰家族的这名武尊之境等着杨鹫说道。

    好在他刚才一掌打翻陈风,也让陈风受了不轻的内伤,算是为纳兰清讨回了一些利息。

    “这一场算我们输了。”东河英明打了个哈哈,没有任何丧气,反而很是幸灾乐祸。

    就算输了这一场,后面四场东河家族稳赢,并且第一场就让纳兰家族年轻精英实力最出众的纳兰清受重伤晕迷,怎么看都是东河家族赚了。

    “哼,说得轻巧!”

    纳兰布衣也站了出来,正色道:“你们东河家族行事卑鄙,今天的比武,我看没必要继续下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 2019三中三精准资料目录
  • 2019三中三精准资料
  • 电脑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