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 名著 外国 文学 古典
玄幻 武侠 言情 科幻 穿越
悬疑 青春 传记 历史 人文
生活 散文 恐怖 励志 东方心经4肖一码
上一章 下一章 菜农种菜东方心经4肖一码

第683章 你的锻体术弱爆了(二)

    计划做好之后,河光又坐在了大榆树下面,权当做休息一下。

    他来东河本家半年,虽然实力也稳中有升,但还是没法突破到武尊之境,武尊之境非常难达到,即使他仅隔着一层布,可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心得,估计至少还需要三年时间,搞不好的话,一辈子止步于先天之境也很有可能。

    要知道,武者想达到武尊之境,千难万难,否则,在燕京属于精英势力的东河家族,传承两百多年了,也断然不会只出现过一个武尊之境的强者。

    而且,那名如今是东河本家太上长老的武尊之境强者,还是机缘巧合之下进入过昆仑山秘境,在昆仑山秘境中有过一些奇遇,出来后才晋升武尊之境的。

    否则,没有这么天大的奇遇,东河本家都别想拥有武尊之境的强者。

    这足以说明,哪怕是燕京那寥寥几家的核心势力,武尊之境的超级强者,也非常非常稀少,断然超不过一手之数。

    核心势力、精英势力,尚且很难出几个武尊之境强者,它们之下的新星势力、普通势力以及不入流势力,就更加难了。

    事实上,但凡有武尊之境坐镇的家族或者门派,哪怕人数再少,也绝对是精英势力的级别。

    所以,事实上新星势力与普通势力,内部还根本就没有武尊之境的超级高手。

    “底蕴,我们河家欠缺的还是底蕴,像东河本家,也就一个武尊之境强者,但有了他,东河本家攫取的资源几乎到了随心所欲的地步,只会发展得更大。”

    “如果我也能够达到武尊之境,我们河家要灭掉荣家和北唐门,只在弹指一挥间!”

    “到时候,别说称霸省城,就是正面和东河本家对抗,我们河家也有话语权,而不用像现在这样!”

    河光踌躇满志。

    ……

    “哈哈,终于回到省城了。”

    从燕京飞往辽沈省城的航班降落在省城国际机场,河狼扯了扯身上的西装,很有些不舒服,但还是咧嘴大笑。

    呼吸着省城的空气,他都感觉比在燕京东河本家要舒服。

    “哼,东河本家,东河本家,不就是有一个武尊之境的老鬼坐镇么,每天见到那些核心族人,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一样,有什么了不起!”

    河狼撇撇嘴,将在东河家族的不快抛到一边,朝同下机场的一个空姐吹了个轻佻的口哨。

    “美女,要不要坐我车去兜风啊。”

    河狼盯着这个穿着紫红色空姐制服的年轻女人,尤其满意这女人磨盘似的臀部。

    空姐笑了笑,没有答应。

    这个年轻人的一身西服皱巴巴的,虽然坐回来的时候,乘坐的是头等舱,但鬼晓得到底有没有钱,何况昨天还答应了航班公司的一个副总,现在要赶去和那个年龄足以当她爸爸的副总约会挨袍呢。

    “靠,没眼力劲的女人!”

    河狼才不管文明不文明,直接冲这个空姐骂了一句,骂骂咧咧走开了。

    “诗韵,我帮你教训这没教养的小子。”

    一位轻装下了飞机的机组人员,二十多岁,血气方刚,大概是在追求这个叫蔡诗韵的空姐,想乘机表现一下,便施展着在飞行学校受训时所学的格斗术,朝河狼击去。

    “不自量力的东西!”

    河狼舔了一下嘴巴,眼睛中满是桀骜和不屑。

    砰。

    河狼站着没动,等这人到了跟前,才猛地一拳砸出。

    他练习的可是泰山锻体术,防御和攻击都如同山岳一般厚重,这还是他只动用一成的实力,但也让英雄救美的对方砰一下摔在了机场大厅,口中溢血,直接晕了过去。

    河狼旁若无人,从这人身上踩过去,轻蔑地骂着这人傻逼,然后到了花容失色的空姐身边。

    “臭婊子,万人骑的货色,拽个毛啊!”

    说完,河狼桀桀怪笑,手真的伸向了空姐的套裙下,“嘿嘿,还真能拽下毛来。”

    肆无忌惮的样子,让众人瞠目结舌。

    等到保安赶过来,河狼已经嚣张离开了。

    本来河狼打算通知河家,让河山直接派司机过来接自己,毕竟自己已经达到了先天三层的境界,几乎不用给家主河山面子,让河山安排车接他,是理所当然的。

    但河狼还是没打这个电话,打算乘坐出租车回省城,然后回到河家,到时候当着河家众人的面,展露自己的实力,会更加有趣。

    搭乘出租车,河狼到了离河家不远的一座酒店前,吩咐出租司机停车。

    这会儿到了饭点,河狼打算再这座五星级大酒店好好吃一顿再说。

    “嘿嘿,这不是唐盛唐公子么?”

    河狼意外发现唐盛和一个年轻人在酒店外面交谈,立即走了上去,冲着唐盛说出了不屑的话,不屑的语气分外明显。

    “河狼,你不在家里呆着,还有闲心跑出来么?”

    唐盛促狭着说道,他和河狼有过节,见河狼对自己不怀好意,便嘲弄了一句。

    要知道,河家众多重要人物死掉,尤其是河山和河聚刚死,消息虽然被河家封锁着,可北唐门在省城何等势力,自然有眼线打听到了这条消息,汇报到了唐倚天、唐盛这儿。

    所以,唐盛是在向河狼说,河狼应该在哭丧才是,跑出来瞎嘚瑟个什么劲。

    可是,河狼还没回到河家,也没打电话,并不知道河山都已经死翘翘了,所以对唐盛的话根本就听不明白。

    而且,河狼也没打算追问清楚。

    “唐盛,以前咱俩实力差不多,可现在,哼,你在我面前最好低着头,没资格拽,听到了没有!”

    河狼的目的,就是要借机教训唐盛。

    以前他和唐盛等少数几人,是省城年轻一代中最出名的武者,但唐盛达到先天二层的年龄比他小,唐盛因此夺走了省城年轻第一人的称号,现在,他达到先天三层了,而唐盛还是先天二层,见到唐盛,他当然要打压唐盛,让唐盛以后见了他都得躲着他走。

    “你哪里来的底气?一段时间不见,别的本事没见长,就是又变得愚蠢了,只会乱叫么?”

    唐盛气势尽出,回击着河狼。

    他没法像秦朗那样,神识灵敏,能感知到河狼的实力,不知道河狼已经是先天三层武者了,当然,就算知道河狼是先天三层武者,他也不会在河狼面前露怯。

    “找死!”河狼大怒,瞪着唐盛,“今天我就将你打趴,让你以后见了我都得乖乖绕着走!”

    “哼,大言不惭!”唐盛才不信几个月不见的河狼,能压制他。

    至于唐盛旁边那个年轻人,似乎对河狼和唐盛这两个省城鼎鼎大名的年轻俊杰的较量争斗,没丝毫兴趣,连眼皮子都没动一下,兴趣缺缺。

    “好!那我让你知道什么叫锻体术!唐盛,你就等着被我打伤,滚回家在床上躺上一整年吧!”

    咔嚓咔嚓。

    河狼活动着手脚关节,骨骼发出炒豆子一样的爆响,气势惊人。

    唐盛心中“咦”了一声,提高了警惕。

    毕竟,河狼的气势,比几个月前,可是强大了不少,怪不得河狼敢这么嚣张地跟他叫板。

    河狼桀桀怪笑着,正打算动手揍打唐盛,不知怎么地,发现了唐盛旁边的年轻人,便指着这个年轻人,粗鲁地命令道:“小子,用你的手机拍下我暴打唐盛的画面,拍好了老子心情好,就不揍你,拍不好,嘿嘿,老子让你也知道锻体术的厉害!”

    河狼对自己的泰山锻体术有着十足的自信,正是靠着这门锻体术,他的肉身才这么强大,一举突破了先天二层之境,完成了实力上的巨大跃升。

    现在,他都自信能压着唐盛打,更何况唐盛身边这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只有二十三四岁的样子,既不高,也不壮,没有属于武者的任何气势流露出来,应该只是唐盛的一个朋友罢了,普通得很,谅这人也不敢忤逆了他的意志。

    “你的锻体术很厉害么?”

    唐盛身边的年轻人,平静地问道,语气中带着疑问,似乎在说河狼完全就是在自吹自擂。

    “气死我了,小子,你敢藐视我!”

    河狼怒瞪着这个年轻人,身上戾气释放出来,欲要用气势将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压趴下。

    “我在陈述一个事实,你的锻体术,多半是弱爆了。”

    年轻人不紧不慢,回了一句。

    河狼哇哇大叫,手指着年轻人,疯狂叫嚷:“小子,你找死!”

    轰!

    河狼用上五分力气,一拳朝着年轻人砸了过去。

    “我先来试试。”

    唐盛却直接插到了中间,拦下了河狼的攻击。

    因为他如果不动手,就没他动手的机会了,他也想试一试河狼的实力。

    这得赶在秦朗动手之前。

    “可以。”秦朗应允了,就站着不动,随便瞥了河狼一眼,气得河狼发誓待会儿要将秦朗揍到半死。

    秦朗今天是来参加张志和婚礼的,婚礼就在这家酒店举行,因为举办得时间比较早,所以这会儿婚宴结束,他离开后,在酒店外面偶然遇到了唐盛,和唐盛交谈了一下,就碰到了这个来自河家、名叫河狼的人。

    砰。

    河狼的一拳和唐盛的拳头对撞,两人平分秋色,但河狼因为只用了五分力气,所以压根没有震惊。

    “唐盛,你就别自不量力了,在我河狼面前,你以后都是失败者!”

    河狼嚣张至极,带有八分气力的一拳,直接将唐盛砸得身形踉跄,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了身形。

    看到唐盛受到重击,嘴中溢出了鲜血,河狼更加嚣张了:“怎么样?以后有我河狼的地方,你唐盛都得绕着走,要不然我见你一次,就揍你一次,哈哈哈!”

    完全压制住唐盛,河狼目空一切。

    “小子,该算算我们之间的账了。”

    河狼不怀好意望着秦朗,“我会将你的双手骨骼寸寸打断,让你知道得罪我河狼的后果!”

    轰!

    带有五分力气的一拳朝着秦朗轰去。

    河狼心中冷笑不已,这小子就是个普通人,自己这一拳,足够让这小子躺下了。

    秦朗站着不动,平静地伸直手臂,挥出了一拳。

    但在河狼眼里,这分明就是秦朗在螳臂当车。

    “哼,还敢用手臂挡?给我碎!”

    河狼正打算将秦朗的两只手的骨骼全部打碎,秦朗这么做,无异于是自寻死路。

    砰!

    在秦朗看似毫无威力的一拳之下,河狼感觉心口发闷,手臂传来一股很大的冲击力,瞬间让他蹭蹭蹭连退了三步。

    “怎么可能?”河狼瞪圆了眼睛!

    他五分的气力,竟然非但没有奈何得了对方,反而在对方手下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

    “这点实力根本不够看,拿出你的全部实力吧,那样才能勉强让我使出些真本事。”秦朗摇摇头,对河狼刚才的表现失望不已。

    河狼几乎肺都要气炸!

    这人太狂了!

    “哼,你少猖狂,现在我决定了,不但要打断你双手,还要废掉你的内劲!”

    河狼大声说道。

    对方能抵挡住他之前一击,毫无疑问是武者,而武者的内劲一旦被废,就是永远的废人了。

    “呵呵,那你就试试好了。”秦朗眼睛中寒光一闪而过。

    河家没有其他先天三层武者,这个河狼,好像是河光的义子,本来是先天二层武者,在东河本家呆了一阵后,达到了先天三层的实力,就以为可以在省城横着走,可谓错的离谱。

    “找死!让你尝尝我锻体术的厉害!”

    河狼直接一拳,运足了力气,威力达到了先天三层武者出手的威力,声势骇人,好像一座小山凶猛地在朝秦朗身上撞。

    “哼,我先天三层的实力发出的这一拳,先天二层武者根本就抵挡不了,看你怎么死!”

    河狼料定对方就算是先天二层武者,也没用,结局会和唐盛的一样。

    “就这点威力?”

    “那我只能说,你的锻体术,弱爆了。”

    秦朗随便动用了一下内劲,“龙象拳”一拳砸出。

    咔嚓!

    河狼高高飞起,朝后飞退了足足五米,轰然落地,摔了个狗啃泥,一条右臂从手指关节一直到胳膊,骨骼寸寸被打碎。

    河狼险些痛晕,内心翻起了惊天骇浪!

    对方竟然也是先天三层武者,而且练习的锻体术比他的更加厉害,简单的一拳竟然就将他击成了重伤!

    怕了,河狼真怕了。

    实力这么恐怖,他根本就不是对手。

    “是你说要打碎我的两条手吧?”

    秦朗来到河狼面前,平静问道。

    河狼脸色大变,嘶吼道:“我是河家的人,你敢动我,河家会让你后悔莫及的!”

    秦朗笑了笑,然后才抓住了河狼的左边手臂,用力一扭,内劲将河狼左臂的骨骼寸寸震碎。

    秦朗如了河狼的意,最后毁掉了河狼的气海,使其沦为了一个废人。

    从先天三层武者,一下子沦为了废人,河狼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他面目狰狞,这一刻痛恨秦朗痛恨到了极点!

    “有种说出你的名字,我一定要让你受尽折磨而死!”

    河狼怒吼着,双目通红。

    “我叫秦朗。”

    秦朗丢下这句话,朝唐盛点了点头,施施然离开了。
上一章 下一章 2019三中三精准资料目录
  • 2019三中三精准资料
  • 电脑完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