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小说网手机版
首页 名著 外国 文学 古典
玄幻 武侠 言情 科幻 穿越
悬疑 青春 传记 历史 人文
生活 散文 恐怖 励志 东方心经4肖一码
上一章 下一章 菜农种菜东方心经4肖一码

第490章 锐刀商社受挫

    可商逸飞还偏偏没有办法。

    洪升就算在倚老卖老,可洪升是他商家的客卿,连他父亲都不敢对洪升颐指气使,更何况他?

    送走了洪升后,商逸飞又坐回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手一下一下地摸着脑后面的小辫子。

    王倩在边上不敢打扰。

    通常商逸飞摸辫子这个时候,就是商逸飞在思索的时候。

    就在半个月前,省城有一家民企不愿意和锐刀商社合作,商逸飞就是摸着辫子,很快就想出了对付的方法。

    那天过后,那家民企的一家五口,那老板和妻子以及女儿,还有两位老人,全部被烧伤,家里别墅被烧成了灰烬。

    所以王倩想着,这会儿商逸飞又在摸小辫子,等摸完辫子,恐怕对付秦朗的办法就想出来了,那时候就到了秦朗倒血霉的时候了。

    商逸飞一下一下摸着辫子。

    这次的事情,有些难办。

    商逸飞知道,对方是一名实力强大的人,想要对付,并不容易。

    思索了好久,商逸飞还是想不出好办法来。

    办法倒是有几个,例如枪杀,例如用毒,可考虑过洪升临走前说的那番话后,商逸飞很犹豫。

    万一那个秦朗,背后真的有大人物,怎么办?

    想来想去,商逸飞也是想不出直接秦朗的好办法,干脆转变了思路。

    “王倩,叫张达进来。”

    商逸飞吩咐道。

    不一会儿,一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就恭恭敬敬走了进来。

    “张达,明天早上,你领着商社的所有保安,带上平常使用的棍棒,去蕙心鲜花种植农场,将那儿所有的鲜花种植基地砸碎砸烂,在那里做事的人,也统统打断手脚。”

    商逸飞冷冷命令道。

    张达是锐刀商社保安部的头头,手底下有将近二十个保安,这帮人要么是退伍出身,要么是混子出身,在锐刀商社更像一个打手部门,打砸一个种植农场而已,派出这些人足够了。

    “是,我这就安排人,砸了农场,打断那儿做事的人的手脚。”张达立即忙着表态。

    商逸飞手一挥。

    张达谄媚笑着离开了。

    出了办公室后,张达脸上浮现出了残忍的表情。

    他是混子出身,对于老板交待要将种植农场的全部工人的手脚打断,并不觉得这残忍,反而觉得去办这件事,如果办好了,就会得到商逸飞的赏识。

    “哼,那一群不识好歹的东西,居然敢惹我们的老板,真是活腻歪了,就等着被敲断手脚吧!”

    张达迅速去通知保安,让他们明天一大早就赶来商社集合。

    时间已经是晚上快十点了,商逸飞安排张达做事后,背靠在了椅子上,揉了揉太阳穴,自言自语道:“秦朗,这是从你这儿,先拿走的一点利息!”

    秦朗敢打伤他商社的人,还抢走了商社的生意,商逸飞不光要杀死秦朗,还要让秦朗的所有产业都受到重创。

    “过来!”

    揉完太阳穴后,商逸飞朝一旁的王倩喊道,然后拉开了自己裤子的拉链……

    秦朗在肖晶安排的地方休息了几个小时,凌晨一点时,便决定离开了。

    因为蕙心花业的工厂设备,现在都已经装上了重卡,五辆重卡正要出发,走高速连夜赶回云海市。

    秦朗自然要护车同行。

    而唐雪、江心忠等人,也一起出发。

    一直到早晨的五点钟,重卡才在蓝润公司的本部停下。

    设备已经到家,秦朗安排人卸货,忙得抽不开身,也就没时间去询问白豹那边的情况了。

    按照秦朗昨晚在电话中的交待,白豹本来应该是今天上午到达鲜花种植农场,但白豹对秦朗实在太忠心了,秦老大交代-办的事情,白豹一定会一丝不苟地严格完成。

    所以今天上午还没到六点钟,白豹以及十几个小弟,就开着车到了目的地。

    鲜花种植农场的人自然之前就知道新老板的人会来这里,所以并没有什么意外。

    而白豹这十几个人到了后,没有去掺和农场工作上的事情,白豹安排人,在两条进出道路上设置了巡逻点,严密关注着农场周围的动静。

    白豹自己,则在空地上练习着“疾风步”。

    边练,白豹边自言自语道:“看他玛的哪个龟孙子敢来这里来捣乱,来了就别想轻松离开!”

    ……

    上午六点,商逸飞还躺在王倩的肚皮上,他手下的保安头子张达,就领着二十号保安,全部换上了便服,腰间或者车上藏着甩棍、铁棒、电击棒等武器,开着五步车,嚣张地出发了。

    在为首的车上,张达跟其余人下着命令。

    “都他玛给老子听好了,等进了农场后,不管碰到谁,男的还是女的,全部一棍子下去,敲断他们的手脚,听懂了吗?”

    众人应声附和。

    张达脸上横肉抖动,继续吼道:“弟兄们也不是第一次干这事了,多的我就不说了,总之办事要快!还有,农场所有的东西,看到什么你们就给老子砸什么,要全部砸得稀烂,知道吗?”

    张达很兴奋,很跋扈,认为这一次领着二十号人前去,就凭着农场那帮老实巴交的老农民,别想对他们构成半分威胁。

    不将这帮农民下等人废掉,他都不相信。

    上午的七点,张达的人到了农场,却发现事情压根不是他们想的那样,他们没有见到半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反而见到了十几个动手起来比他们更狠更凶的“混子”……

    商逸飞刚刚睡醒,还没来得及洗漱,就接到了保安头子张达的电话。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号码,商逸飞气得破口大骂。

    “办成了一点点小事,玛的,就迫不及待想在我面前邀功请赏了,靠!”

    如果张达是在他还没起床的时候打来了这电话,他会直接拆了张达的骨头。

    即便是现在,商逸飞的心情也不好,重重地摁下了接听键,不等对方说话,就劈头盖脸地骂道:“你他玛傻子啊,办成了这么一点破事,就想着邀功了,我草你玛的!”

    电话那一头忍着听商逸飞咆哮完,才艰难地说话,带给了一个让商逸飞错愕不已的消息。

    “老板,我的人……都被……被打断了……手脚……”

    张达龇牙咧嘴,哭丧着说出了这个连他都不能接受的事实。

    事实上,张达自己也断了两只脚和一只手,余下的这只手之所以没断,还是农场那个自称豹大爷的家伙“开恩”,说留给他打电话叫救护车的。

    不过就算留下的这只手没断,其余的三肢就算治好,人也会是残废了。其余的保安也一样,意味着他们这帮平常欺负别人的人,遭了报应。

    商逸飞听到这个消息,十分惊讶。

    自己手底下那支保安队,实力虽然不强,可胜在凶残狠辣,打架斗殴没少干过,二十号人一起行动,去对付一个农场的工人,本来是虐打对方的,现在却是他的人,被人敲断了手脚。

    农场那帮工人,肯定没有这样的实力,让他的人遭受这样惨痛的失利,只有可能是秦朗临时安排了人,进了农场!

    想到这儿,商逸飞由惊讶错愕,变为了咆哮。

    他猛地扔掉了手机,一拳狠狠将卫生间的门砸烂,咆哮道:“秦朗,你给老子等着,不将你的种植农场砸个稀巴烂,老子就跟你姓!”

    随后,商逸飞找到手机,拨通了商社销售部门负责人的电话。

    锐刀商社,有着两个截然不同的销售部。

    一个销售部,是真的在按照合理合法的方式,与其他公司谈生意、做生意,而另外一个销售部,则像暴力拆迁队一样,专门动用各种见不得光的手段,逼着对方与锐刀商社做生意。

    这种暴力做生意的方式,自然要求那些所谓的“销售员”,一个个都要能打。

    那些人,比起保安队的人,实力可强多了,基本都是练家子出身,是整个锐刀商社用武力压制外人的最重要力量之一。

    商逸飞打的电话,就是给后者的。

    与此同时,正在蓝润公司指挥卸货的秦朗,也接到了白豹的电话。

    当听到果然有人去农场闹事,被白豹等人打到断了手脚时,秦朗压根没有认为白豹出手过重的意思,那帮杂碎,活该被白豹打断手脚。

    秦朗知道,这应该是锐刀商社在对付他。

    昨晚肖晶告诉过他有关锐刀商社的事。

    锐刀商社的老板叫什么商逸飞的,是省城真正大势力之一的商家的少主,商家主要经营各种生意,是省城屈指可数的商业家族,听说各种资产加一块,超过了五百亿,而锐刀商社因为是商逸飞在操控,所以肯定是得到了商家大力支撑的。

    锐刀商社也有自己的生意,像私人高端会所,赌场,酒吧等,不过主营业务,还是与其他公司合作做生意,和帮其他公司介绍生意。

    例如这一次,就是省城有专门的化妆品公司找到锐刀商社,让锐刀商社帮他们联系花瓣精油,于是锐刀商社便找上了蕙心花业,刻意打压价格,逼着蕙心花业与他们合作,提供给他们花瓣精油,然后他们锐刀商社再将生意做给那家化妆品公司,自己则从中两头赚取利润。

    说到底,锐刀商社就是仗着有钱有人,胡作非为,强逼着别人与他们做生意。

    不配合的,锐刀商社就会用尽各种下三滥的手段,去对付不配合他们的人。

    显然,锐刀商社先向他的产业之一,鲜花种植农场,下手了。

    “秦老大,那杂碎没得手,可能会派级别更高的人过来捣乱,我准备让农场的工人暂时别去种植基地做事了,免得遭到毒手。”

    白豹提议道,至于他们自己可能会遭到锐刀商社的报复,白豹压根不提。

    秦朗却说道:“放心,至少今天白天,商逸飞还不敢明目张胆派人来闹事,你让工人放心做事就是。”

    “好。”白豹对秦朗的决定,可是无条件完全服从的。

    秦朗接着道:“至于今天晚上或者明天清晨,商逸飞多半会派更多的人过来,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下午我会来农场一趟,给你们送点好东西。”

    一听秦老大这么说,白豹知道秦朗肯定是成竹在胸,不怕商逸飞的报复了,连忙兴奋地问道:“秦老大,要送的是什么好东西啊?”

    “呵呵,到时候就知道了。”

    秦朗故意卖了个关子。
上一章 下一章 2019三中三精准资料目录
  • 2019三中三精准资料
  • 电脑完整版